这条全是废话 可以不看

虽然没有写多少东西但是想做个目录。
不知道怎么搞。

也想写校园设定的原耽
就是太忙了。

【平和】开学典礼以后的以后

算是之前那篇没来得及写完的后续


电车轻轻摇晃着向前方开去。

车里人不太多,还剩下几个单人座。

和叶坐在一个单座上,服部平次在她旁边停住了脚步。

和叶朝他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服部平次摇了摇头。

开过几站,渐渐地人多了,车里没有座位了。

服部平次稍稍向前倾身,一只手扶着和叶的椅背,另一只手从和叶身前伸出去,撑住窗边的小台子。


心脏停跳一拍,然后开始加速。

和叶甚至觉得自己能听见耳朵里的血管一下一下的跳动。


这是一个完全包围——或者说完全占有的姿势。


服部平次俯下身去,借着电车的摇晃,嘴唇假装不经意地擦过和叶通红的耳廓。

【平和】开学典礼以后的事

好久不写BG了

想写一个苏一点的平次

已交往前提

我觉得服部平次是一旦开窍就会很撩的类型

毕竟他长得好看。

平和圈好冷啊 没有粮吃

日常 甜饼 OOC


八月末,天气逐渐变得凉快了。有很轻的风掠过树梢擦过脸颊,钻进鼻腔的时候似乎带着一点海蓝色的薄荷味。

但是很晒。

阳光热烈,毫不吝啬地铺洒在柏油马路上。

开学典礼刚刚结束,时间是上午十一点钟。

学生们涌出报告厅大门,精力充沛的少年们约着去打球。

“服部——!服部去不去?”

服部平次右手抓着鸭舌帽的帽檐,掀起来冲着篮球场挥了挥:

“不去了!”

然后顺手把帽子扣在了正用手遮在额前挡太阳的和...

【黑花】你见过这么钙的补习班吗2

甜饼

补习班老师的设定


黑瞎子刚洗完澡,穿上睡衣。

发梢滴下水珠,沾湿了衣领。黑瞎子不甚在意地搓了一下,拢了拢试图扎个小辫子,然后在门口的矮柜子上发现了发圈。

其实黑瞎子以前更喜欢那种棉质圆领T恤,但是身上这套丝质的睡衣是解雨臣买的。

挺好,穿吧。


家里刚捡来没多久的小花猫意外的很粘人,喵呜一声跑过来用身体在黑瞎子脚踝蹭了一圈。

黑瞎子蹲下来揉了揉它的耳朵,考虑着不然就叫阿花吧。


黑瞎子向解雨臣的书房方向走了两步,犹豫了一下,转头去厨房。

差点被小猫绊了一跤。


伸出左手两根手指,用第二指节敲了三下,然后轻轻推开门。...


【AWM】耳洞

甜饼

废话很多

后面写得像大纲一样了

有空再改


凌晨两三点钟,大概上海最安静的时候。大排档喝酒聊天的人们两两三三勾肩搭背,醉醺醺地站在路边招手打车。早市的摊子还没有支起来,饭店商场的招牌沉默地闪着各色灯光。


祁醉和于炀坐在床上。

当然不是肩并肩。

于炀倚在祁醉怀里。

于炀也是将近一米八的人,身高说得上是高了。但是他骨架偏小,就总显得纤瘦。

祁醉后背靠着床头,两条长腿从于炀曲起来的双腿和床的空隙之间虚虚盘起来,双臂环过于炀的肩膀,手里拿着平板支在于炀膝头。

房间里有空调,不热。

说是在看比赛视频。


于炀后背紧贴着祁醉的胸膛,他能听见祁醉...

想写个AWM的同人

会写的

明后天吧

于炀真的可爱

【良四】是个摸鱼

#甜的

#两个人大概十七八岁吧

#日常

#OOC

冬日傍晚,渔歌从远处飘来,天边被橙红色的霞光染透了,箫良轻手轻脚地走近小四子的药铺。

他冲着坐在屋顶上的赭影和紫影微微颔首,又把食指按在唇上轻轻“嘘”了一声。

于是还没起身的赭影伸手拽住刚刚跳起来就想往下冲的紫影的领子把他扯了回来,顺手从人后颈顺着脊骨摸到腰,意味不明地笑着望进紫影因不满和困惑而瞪圆了的一双深栗色眼睛,手臂搂着紫影靠近自己。然后赭影指了指下面,示意箫良小四子在药铺里。紫影脸上一红,箫良站在原地生生眨了三下眼睛才反应过来,抬腿接着往前走。

铺子里没有病人,小四子正在写方子。箫良站在门前。他槿儿今天穿了件浅鹅黄色的衣服...

林辰真好啊

你见过这么钙的补习班吗

甜饼

是一个大家都在课外补习学校做老师的设定

这个系列应该是瓶邪黑花都会有的,胖云说不定也会有的。

这一篇主黑花

取材自生活,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马上就下课了。解雨臣左手插兜右手在黑板上写小结,下面坐着的学生们奋笔疾书地抄着。教室里除了笔尖摩挲纸面的沙沙声和粉笔落笔时的细小的嚓嚓声以外,算得上是静默无声。解雨臣一边写着,一边漫无目的地想着一会儿晚饭吃什么。写到一半,突然想起了颇有节奏的敲门声。解雨臣停了笔:“谁啊这么嚣张?”有的学生憋不住笑了。解雨臣说着转身走去开门,在他碰到门把手之前门就开了。门口的黑瞎子手里还拿着教案,显然是刚刚下课,他硬是开门挤进大半个身子:“花儿,到时间了...

1 / 4

© 黑皮橘子 | Powered by LOFTER